• <tr id='T2I8uEhf'><strong id='T2I8uEhf'></strong><small id='T2I8uEhf'></small><button id='T2I8uEhf'></button><li id='T2I8uEhf'><noscript id='T2I8uEhf'><big id='T2I8uEhf'></big><dt id='T2I8uEhf'></dt></noscript></li></tr><ol id='T2I8uEhf'><option id='T2I8uEhf'><table id='T2I8uEhf'><blockquote id='T2I8uEhf'><tbody id='T2I8uEhf'></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2I8uEhf'></u><kbd id='T2I8uEhf'><kbd id='T2I8uEhf'></kbd></kbd>

    <code id='T2I8uEhf'><strong id='T2I8uEhf'></strong></code>

    <fieldset id='T2I8uEhf'></fieldset>
          <span id='T2I8uEhf'></span>

              <ins id='T2I8uEhf'></ins>
              <acronym id='T2I8uEhf'><em id='T2I8uEhf'></em><td id='T2I8uEhf'><div id='T2I8uEhf'></div></td></acronym><address id='T2I8uEhf'><big id='T2I8uEhf'><big id='T2I8uEhf'></big><legend id='T2I8uEhf'></legend></big></address>

              <i id='T2I8uEhf'><div id='T2I8uEhf'><ins id='T2I8uEhf'></ins></div></i>
              <i id='T2I8uEhf'></i>
            1. <dl id='T2I8uEhf'></dl>
              1. <blockquote id='T2I8uEhf'><q id='T2I8uEhf'><noscript id='T2I8uEhf'></noscript><dt id='T2I8uEhf'></dt></q></blockquote><noframes id='T2I8uEhf'><i id='T2I8uEhf'></i>

                共享经济在中国:落地生根,扬帆出海

                惠南镇军事网

                2018-11-29 20:09:36

                字体:标准

                共享经济在中国:落地生根,扬帆出海

                7月18日,武汉协和医院设置了20辆可以租用的共享轮椅。图/视觉中国

                2018年6月,滴滴正式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推出快车业务。中国滴滴司机陆健(音译)正在打开手机上的滴滴软件。图/视觉中国

                改革物语

                2015年年底,第一辆手工打造的摩拜样车在江苏的一家工厂里诞生。

                2017年冬至的第二天,在首都机场工作的曹翊接了一个特殊的滴滴顺风车单。

                下单的是位50岁左右的阿姨,住在首都机场南边的居民区。前一天,她在天津上大学的女儿在朋友圈抱怨,冬至没吃上饺子。这位母亲坐不住了,第二天大清早起来,和面、擀皮儿、剁馅儿……她准备搭个滴滴顺风车去天津,给女儿送饺子。

                没想到,阿姨家里临时有事,去不成了。她问曹翊能不能替她把饺子交到女儿手里,“我那时刚当爸爸,刚能体会到儿行千里母担忧,所以就答应了下来。”

                女孩从曹翊手里接过蓝色的塑料保温盒,打开一看,妈妈亲手包的饺子香扑鼻而来。“她当时眼眶就湿了。”

                曹翊送饺子的滴滴顺风车,是近几年蓬勃发展的共享经济业态之一。共享经济最注重的便是资源的整合及高效利用。

                在中国,共享经济出现的时间虽短,但其发展速度和规模均呈井喷式上涨,迅速覆盖了出行、住宿、医疗、办公等诸多领域。普通人的生活,因此被改变。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共有190家共享经济平台获得投资,投资金额达到1159.56亿元。2017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规模约为52850亿元,较2016年的36750亿元增长了43.81%。

                应运而生,从出行开始

                6年前,程维从阿里辞职创业了。彼时,互联网行业早已巨头林立,而程维选择了出行这一细分领域作为起点。

                这源于他切身体会的痛点。在阿里工作时,他常奔波于北京杭州之间,有时打不到车差点误机;有时半夜才到机场,很久都等不到出租。不止是程维,打车难、出行不便是很多城市人的共同感受。与之相对,许多出租车却拉不到活,在街上空跑。

                那时,国外已经开始了共享经济模式,比如美国的网约车软件uber。但在国内,很少有人知道什么是“共享经济”。

                程维也想到了网约车。如果能让打车连上互联网,通过网络建立乘客和司机之间的直接联系,或许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滴滴出行就这样诞生了。

                作为中国最早的共享经济平台之一,推广之初,滴滴碰到的是硬件环境的壁垒。“那时候刚有智能手机,很贵,出租车司机不愿意装,也不知道装完了到底有没有用。”滴滴出行首席发展官李建华说,第一次合作上的突破是在昌平的一家小型出租车公司里。当地的中国移动为司机们赞助了70台智能手机。滴滴的第一个局面,就这样打开了。

                2014年初,滴滴成功接入微信支付。这成为它在几年间迅速走红的另一大助力。“当时预估订单增长20%就不错了,结果上线以后订单两周涨了50倍。”滴滴CTO张博说。

                此后,滴滴快速发展,业务范围不仅涵盖了出租车、快车、专车,还开辟了顺风车。顺风车是车主通过互联网发布信息,将自己车上的闲置座位共享出去,邀请顺路者合乘。快车、专车、顺风车等业务的相继上线,让滴滴的共享出行版图不断扩大。

                短短6年后,滴滴平台已拥有5.5亿用户,平台每天完成订单3000万单。

                衣食住行遍地开花

                就在滴滴飞速发展的同时,其他业态的共享经济也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几乎覆盖了衣食住行等各个领域,如共享服装租赁“衣二三”、共享民宿小猪短租、共享办公空间wework等等。作为一个现代人,我们的生活很难完全绕开共享经济。

                29岁的张潇林是一名互联网公司的时尚白领,虽然衣柜满满,但“总是缺件衣服”。最近,她尝试着在“衣二三”租衣服。作为共享服装租赁平台,“衣二三”提供不同风格、不同尺码的服装和饰品。用户只需在平台上注册,并交纳少量费用,就可以尝试众多不同款式。

                张潇林在“衣二三”下的第一单是一件露背连衣裙和一套碎花雪纺裙,还有一对比较夸张的仿宝石耳饰,都是平时很少尝试的风格。“我买的一般都是职业装,租来的衣服出去玩儿的时候可以用。”与购买相比,租无疑是更划算的选择。

                今年起,王乐乐开始在“玩多多”上给自家孩子租玩具。“玩多多”和“衣二三”的模式差不多。王乐乐的儿子五岁多,家里的玩具早已堆积如山。她想让孩子多尝试新玩具,又不想太浪费,在小区妈妈群看到推荐后,很自然地“入了坑”。

                共享经济不仅能够节约资源,让人们少花钱多办事,还有利于环境保护。

                2016年,在交通领域做了8年记者的李婷,突然被中韩两国不一样的天空触动了。那是在韩国釜山跨年后回国的飞机上,“在釜山上空的时候,就看到天特别蓝,降落到北京的时候,就雾蒙蒙一片。”她给自己定下了新年目标:要做和环保有关的事。

                当年6月,一位外国朋友告诉李婷,上海街头出现了摩拜单车。“他特别激动,给我发了几十条微信,讲这个东西怎么用,说它是伟大的发明。”

                出于职业敏感性,李婷认为应该了解一下这种新的出行方式。她发现自己非常认可摩拜的运行模式和环保理念,不仅成为了摩拜坚定的使用者,还成为了摩拜的第46号员工。“了解着了解着我就入职了,”李婷笑着说。

                藏在背后的高科技

                遍地开花的共享经济背后,隐藏着种种高大上的现代科技。

                比如摩拜的扫码解锁,依靠的是移动物联网技术。据李婷介绍,摩拜的每个车锁内都有一枚移动物联网芯片,芯片连接网络,让后台可以实时查看每辆车的车况。是否电压不足,是否被报障等信息,尽在掌握。

                “高峰时全国有三千多万人使用摩拜。要想保证解锁速度和稳定性,还要有通讯企业的配合与努力。”李婷说。

                滴滴顺风车平台的信息撮合,则涉及大数据的应用。滴滴顺风车生态负责人宋展鹏告诉新京报记者,乘客和车主发布的出行信息中包含起始点、时间等,大数据系统会在这些出行信息的基础上形成一个匹配程度列表。随着数据的不断积累,匹配的数据模型会更加精准。比如通过过往历史出行行为、路况等数据,为用户做最优化的匹配展示,方便车主和乘客合乘出行。“当然,我们只是提供信息撮合,最终是否合乘还是要由车主和乘客双方决定。”宋展鹏说。

                而在滴滴派单平台,技术更为复杂。据张博介绍,滴滴目前有5.5亿用户,平台每天完成3000万单。在一个既定区域内,系统要全局考虑车辆、乘客的供给和需求,实时进行最合理地分单。

                张博介绍,为了实现“全局最优”,滴滴在海量交通数据的基础上建立了一个人工智能“大脑”——滴滴大脑。它能实时学习城市交通出行规律,了解交通工具和道路的状况,并以毫秒级的速度计算,做出最优的供需匹配、智能调度等决策。

                “这非常具有挑战性,因为这要求实时的计算和预测,而且量特别大。”张博说,滴滴为此设计了全新的智能路径规划算法,能对未来路况做出准确预测。它会整理车主所有可能的走法,并挑出最优路径。

                一旦有乘客发单,滴滴大脑就会迅速定位乘客、搜索车主、进行路径规划。此外,它还会预估时间、综合考虑方向夹角和司机服务分等因素,既聪明又周到。

                这种技术上的探索,获得了全球范围的关注。

                据滴滴政府事务高级总监庞成军介绍,滴滴自主研发的谷雨大数据系统,已成为全球范围内使用最广泛的出租车智能调度系统。在巴西,滴滴帮助99团队升级出行安全预警及保障措施,一年以来,99平台上的司乘安全事故发生率降低了80%。

                庞成军说,目前,滴滴已在墨西哥、澳大利亚、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实现了独立运营,滴滴还通过投资、产品技术合作等多种形式,成为包括Grab、Lyft、Ola、Uber、99、Taxify以及Careem在内的全球七大移动出行企业的投资者,这一全球移动出行网络已覆盖超过1000个城市,触达全球超过80%人口,涵盖了一带一路的大多数国家。“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复杂的出行市场上,滴滴已经有了足够的积累。我们的产品、技术和解决方案,在中国市场得到了很好的证明。我们相信我们能够在全球创造比较好的价值。”

                共享经济的意义最大化

                共享经济中产生的大数据,勾勒出了一座城市、一群人的性格和剪影。

                李婷说,你肯定猜不到,单次骑行里程最长、骑行速度最快的是什么样的人群?“最后的结论是退休大爷。”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是著名的自行车王国,大部分人都骑自行车上下班。如今已经退休的大爷们,年轻时候就过着那样的生活。他们最熟悉那种出行方式。

                而在深圳,摩拜出行有三个高峰,早、晚以及凌晨0点到2点。“最开始我们还笑,说深圳好年轻啊,夜生活真丰富。后来深圳人告诉我们,你知道那些零点骑车的人是干什么的吗?是工厂里的夜班工人下班了!”

                滴滴每天3000万订单,数据量更大,堪称宝藏。李建华说,作为共享经济的成果,滴滴希望将这些数据再次共享,“和社会共享,和城市共享,将共享经济的意义最大化”。

                以红绿灯为例。滴滴通过大数据手段对各路口进行扫描,分析出畅通、缓行、拥堵路段与红绿灯的关联,并优化出转换更加科学的智慧红绿灯。

                据滴滴智慧交通项目工作人员介绍,滴滴首创的智慧信号灯目前已优化了全国超过1300多个路口,平均降低了10%-20%的拥堵时间。

                在济南,在已优化的344个路口,每天为市民节省通行时间超过3万小时。而减少车辆怠速、缓行时间和排队过程中停车启动次数,还间接减少了二氧化碳排放。

                基于大数据分析,滴滴还可以对城市公交线路做出评估,覆盖从运力负载、站点客流到时段客流的多个方面。他们会对线网优化提出改造建议,帮助传统公交转型升级。

                摩拜的移动物联网数据也有意外收获。李婷告诉新京报记者,在城市中,移动通讯网络覆盖并不完全,有些地方存在“信号黑洞”。“五道口地铁站就有个黑洞,单车骑过去一关锁,系统里就永远找不到了。南锣鼓巷也有。”

                摩拜将这些数据信息反馈给电信运营商,协助他们完善网络覆盖。

                共享中的人情味儿

                滴滴、摩拜、小猪短租……层出不穷的共享平台,不知不觉改变了人们的生活。

                今年,王雅洁结婚了,婚前居住的房子闲置下来。她成了小猪短租的房东。在互联网公司工作的王雅洁,很早就知道小猪短租。在她看来,与长期出租相比,做短租的收益可能更高,“另一个就是(租客)只住一两天嘛,对房子的破坏程度不会那么大。”

                她决定做个好房东,不仅添置了新家具,还布置了不少绿植、装饰品,在墙上挂上了油画,希望营造出温馨的氛围。

                每次有租客入住,王雅洁都会更换床上用品,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她还会像朋友一样和每个租客沟通,“周围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比如他们要是和朋友聚会,可以去一些音乐酒馆,他们还是挺受用的”。

                有一次,一个客人住了好几天,每天在家做饭。客人退房后,王雅洁去打扫时被“惊到了”,“我给他的时候什么样的,他还给我的时候一模一样,连锅把手的朝向都按最初的方向摆好了。”

                王雅洁觉得,这是客人感受到了自己的用心。和传统酒店相比,以共享经济形式出现的短租多了不少人情味儿。

                跨城送饺子的曹翊对此深有同感。曹翊原本住在机场附近,婚后为了方便爱人上班,搬到了房山,距离机场80公里。跑一趟,油费、高速费加在一起80多块,一个月下来就要3000多。而且一个人开车容易犯困,尤其堵车时,单程要开3个小时,经常犯迷糊。

                顺风车完美地解决了他的问题。“拉一位乘客的收入正好补贴了油费,遇上拼车的时候,大家路上说话聊天,时间过得特别快,不再犯困了。”曹翊说。他那辆白色的5座克莱斯勒里,发生过不少让他印象深刻的故事。

                一对外地夫妇带着重病的孩子来京求医,乘车时,母亲不断自责,抱着孩子抽泣。曹翊用东野圭吾《时生》里的故事安慰他们。书里的孩子身患绝症,临终前穿越回过去,告诉父母这些年和他们在一起很幸福。他想不出其他安慰的话,只希望这个故事能略微消除那位母亲心中的痛苦。

                更多的回忆是欢乐的。有对夫妻带着八九岁的儿子乘车,小孩儿眼泪汪汪的,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小孩儿以前总考全班第一,这次发挥失常,考了第三。

                曹翊劝解,没考第一名不重要。小孩儿回嘴,叔叔,世界第一高峰是什么?曹翊说,珠穆朗玛峰。第二高峰呢?乔戈里峰。第三呢?干城章嘉峰。曹翊说,他不会被一个小孩“套路”,趁着停车的时候用手机搜索了世界十大高峰。“你让我说到第十都没问题。”

                在曹翊的带动下,他的同事中很多人拉起了顺风车。“一开始不敢跟同事说,好面子,怕人家觉得你不务正业。”但在这个共享经济伸入生活各个角落的时代里,没人认为这有什么不妥。“在我工作的地方,拉顺风车已经算是一种比较时尚的东西了。”曹翊说。

                改革亲历

                庄骥 43岁,“摩族猎人”发起者

                2016年,我还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工作。博物馆位于南浦大桥下的黄浦江边,离最近的地铁站有1.5公里,很多人觉得步行距离远,因此望而却步。当时,博物馆的日均观众量只有300人。

                2016年5月,摩拜共享单车开始在博物馆门口投放。之后的一年半,博物馆每月票房环比数据都是上升三成以上,双休日更是翻倍。有时闭馆后,停靠在门口的两千辆单车都会被骑光。

                摩拜发展初期单车不够用,博物馆前的单车不能及时补上,我就出去找车,找到了就把它们骑回来。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了拆除二维码占为己有的现象。看到这种滥用车的行为,我非常愤怒。自那以后,我开始每天出去找车并举报。

                我给找车、举报起了个名字——打猎。

                后来,我通过摩拜创始人王晓峰认识了另一创始人胡玮炜和他们的CTO夏一平。那时他们公司人还很少,但已经开始爆炸式发展了。胡玮炜派了一个员工来采访我,把我“打猎”的事写在了他们的推送里。很多人开始效仿我“打猎”,还由此产生了“猎人群”。因为这个群体因摩拜而生,所以猎人的全称为“摩族猎人”。

                从2016年5月9日我举报第一辆单车开始,到当年8月底,第一个猎人群成立了。猎人们的工作包括找车、举报等等。

                我还发明了“猎人盾”,是一种特殊的摆放单车的方式。用这种方式摆放,单车不容易倒。

                猎人之间都是网友,通过微信群联系。大家的身份多种多样,公司老板、理发师、白领、报纸投递员、退休人士、网店店主都有。我们白天各司其职,晚上就四处巡逻。“打猎”也是自发的,原因很多:有的人看到单车被私占或损坏感到愤怒;有的人把它当成游戏;有人是因为强迫症,喜欢把东西摆得整整齐齐。

                现在,猎人们为了解决共享单车遇到的问题,还经常在一起头脑风暴。主题很多,比如:提供防小广告的喷漆方案、推共享单车的移动能源回收、移动立体车库对于潮汐车潮的合理调度……有点像是一个松散的民间智库。

                截至2018年5月10日,摩族猎人共有群45个,总计4248人。除去各群穿插重叠的人员后,保守估计大约3500人。

                要说猎人改变了什么,我想更恰当地说应该是我们强调了“文明与善意”,强调了“城市如何让生活更美好”,并无处不在地监督着这个社会。

                典辞革改

                共享经济

                借助网络等第三方平台,将供给方闲置资源使用权暂时性转移,实现生产要素的社会化。通过提高存量资产的使用效率,为需求方创造价值,促进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新京报记者 王婧祎 实习生 王艳华

                责任编辑:惠南镇军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