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T2I8uEhf'><strong id='T2I8uEhf'></strong><small id='T2I8uEhf'></small><button id='T2I8uEhf'></button><li id='T2I8uEhf'><noscript id='T2I8uEhf'><big id='T2I8uEhf'></big><dt id='T2I8uEhf'></dt></noscript></li></tr><ol id='T2I8uEhf'><option id='T2I8uEhf'><table id='T2I8uEhf'><blockquote id='T2I8uEhf'><tbody id='T2I8uEhf'></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2I8uEhf'></u><kbd id='T2I8uEhf'><kbd id='T2I8uEhf'></kbd></kbd>

    <code id='T2I8uEhf'><strong id='T2I8uEhf'></strong></code>

    <fieldset id='T2I8uEhf'></fieldset>
          <span id='T2I8uEhf'></span>

              <ins id='T2I8uEhf'></ins>
              <acronym id='T2I8uEhf'><em id='T2I8uEhf'></em><td id='T2I8uEhf'><div id='T2I8uEhf'></div></td></acronym><address id='T2I8uEhf'><big id='T2I8uEhf'><big id='T2I8uEhf'></big><legend id='T2I8uEhf'></legend></big></address>

              <i id='T2I8uEhf'><div id='T2I8uEhf'><ins id='T2I8uEhf'></ins></div></i>
              <i id='T2I8uEhf'></i>
            1. <dl id='T2I8uEhf'></dl>
              1. <blockquote id='T2I8uEhf'><q id='T2I8uEhf'><noscript id='T2I8uEhf'></noscript><dt id='T2I8uEhf'></dt></q></blockquote><noframes id='T2I8uEhf'><i id='T2I8uEhf'></i>

                “一个党员就是一片天”——追忆百岁“红嫂”张淑贞

                惠南镇军事网

                2018-12-23 21:39:15

                字体:标准

                新华社济南12月23日电 题:“一个党员就是一片天”——追忆百岁“红嫂”张淑贞

                新华社记者潘林青、陈灏

                冬至。沂蒙山下白幔低垂,百岁沂蒙“红嫂”张淑贞老人的遗体告别仪式在这里举行。

                她在抗战最艰难的时候毅然入党,自己的孩子挨饿也要冒着生命危险抚养40多个革命后代,临终仍不忘党员的忠诚——她用一生诠释了人民为何跟党走。

                “红嫂”远去,但“红嫂精神”却一直在传递,已成为沂蒙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激励着一代又一代沂蒙儿女奋勇向前。

                大善大义养育恩

                “惊悉抚养我们童年成长的老娘驾鹤西去,我们悲痛欲绝。”张淑贞老人去世后,她的女儿于爱梅收到了一封由多名将帅子女联名撰写的悼念信——70年来,张淑贞是这些将门之后共同的“娘”。

                张淑贞的老家临沂市沂南县马牧池乡,曾是山东抗日根据地核心区域。1939年夏天,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和八路军第一纵队机关等先后进驻,罗荣桓、徐向前等革命先驱曾长期在这里战斗、工作、生活。

                战斗说来就来,革命将士的子女们无人照料,张淑贞和婆婆创办战时托儿所,3年多时间里,抚养了30多名革命后代和8名烈士遗孤。这些孩子最大的七八岁,最小的生下来才三天。老人生前接受采访时说:“他们的爸妈出去打仗了,孩子我们养起来,他们也就放心了。”

                物资匮乏的战时,要在敌人“扫荡”中抚养40多名孩子,难度可想而知。

                寄养的孩子们一个没少地“完璧归赵”,张淑贞一家却有4个孩子先后因营养不良而夭折。于爱梅曾问她,当时为什么那么“狠心”?张淑贞回答说:“自家的孩子没了还能生养。同志们的孩子要是没了,恐怕就没有了血脉。"“咱舍上命也不能让烈士断了根呀!”

                战火砥砺淑且贞

                晚年的张淑贞记忆力大幅衰退。夜里醒来,她经常颤巍巍地把家门打开。“娘说,门关上了,部队路过就不进来了。”儿子于千林怕她冻着,悄悄给关上,但一宿下来要关好几次。

                “娘有时候不清醒,以为现在还是抗战时期。”于千林说,张淑贞经常让他赶紧煮挂面,一煮就是10斤。“她说八路军的队伍要过来了,让战士们吃过饭再走,别饿着肚子去打仗。”

                军民鱼水深情始终在张淑贞心头萦绕。她在抗战最艰难的时期入党,用一生践行着入党时的铮铮誓言。

                在抗战最艰苦的1940年到1943年,张淑贞担任2个村的妇救会长,负责13个村的抗日宣传和党员发展工作。全家还冒着生命危险,掩护抗日干部、救治了百余名八路军伤病员。

                张淑贞在抗战时期结识的将领、战士,亲手抚养过的孩子,很多后来担任了要职。但于爱梅介绍,母亲生前对家人嘱咐最多的话就是“不要提要求”“不要添麻烦”。就连组织上每个月发的补贴,张淑贞都于心不安。去世前,她还叮嘱于爱梅,把补贴取出来当特殊党费上交。老人常说,“一个党员就是一片天,老百姓一睁眼就能看见呢。”

                12月19日晚,或许是心有所感,张淑贞让女儿取出她珍藏着的三枚党徽,拿出自己最喜欢的那枚,攥在手心里。20日早晨6点,这位104岁的老人带着这份她最珍视的荣誉,安详离去。

                蒙山含泪,沂河凝噎。

                她坎坷且不平凡的一生,正如挽联所书:百岁红嫂承传大善大义,一代楷模诠释至淑至贞。

                “红嫂精神”代代传

                战争年代的沂蒙,村村有烈士、家家有“红嫂”。

                “母送儿,妻送郎,最后一子送战场。一口饭,做军粮;一块布,做军装;最后一件破棉袄,盖在担架上。”她们用乳汁和小米粥哺育革命,用小推车推动历史,谱写了抵御侵略和解放人民的悲壮诗篇。

                是什么让“红嫂”义无反顾地支持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事业?答案就在历史中。

                日军大举入侵山东,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带头南逃,将齐鲁儿女暴露在侵略者的马蹄前,共产党领导人却果断指示“派兵去山东、创建山东抗日根据地”;党领导的土地改革,废除了封建土地所有制,让人民群众成了土地的主人。

                只有共产党的军队爱民如伤,用自己的主张和行动,赢得了民心。在沂南和尚崮战斗中,八路军两个连的战士在突围时看到部分百姓没有脱险,他们扔掉背包、端起刺刀冲向敌人,为百姓杀出了一条血路。172名战士,仅8人幸存。

                党用生命选择了“为人民”,人民用生命选择了“跟党走”。

                张淑贞等老一批“红嫂”逐渐离去,新“红嫂”正不断涌现。“最美兵妈妈”朱呈镕把拥军当作永不下岗的职业;新“红嫂”李秀莲在当地出现局部征兵难的苗头时,毅然动员仍在上大二的孙子和刚刚大学毕业的侄子入伍……她们正在循着先辈们的足迹,将爱党爱军、无私奉献、艰苦奋斗的“红嫂精神”薪火相传。

                责任编辑:惠南镇军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