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房产 > 二手房产|正文

空军修建4川稻城亚丁机场纪实:征服世界之最

新浪新闻 2019-06-07 06:07:03

海拔4411米,稻城亚丁机场以崭新的海拔刻度,成为“中国梦”的又一标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的百姓,从此出行快捷多了,有了机场,山不再高,路不再险,日子会过得更好。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确保到二○二○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宏伟目标。这一任务无疑十分艰巨。习主席在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强调:“展望未来,全党同志必须牢记,要把蓝图变为现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我们付出长期艰苦的努力。”

矢志建成世界海拔最高机场的空军第九工程总队官兵,其艰苦卓绝的高原攻坚,充分体现了“高原铁军”精神的风采。有了这种精神,就能更好地履行新世纪新阶段历史使命,出色地完成党和人民赋予的各项任务。

一架空客319飞机,轻盈地降落在稻城亚丁机场长4200米、宽45米的崭新跑道上。

时间定格在这历史性的一刻:2012年11月23日上午7时23分。伫立在机场一侧的空军第九工程总队官兵尽情欢呼着。稻城亚丁机场——这座他们亲手建成的、世界海拔最高的民用机场,试航成功了!

总队长慨然允诺:我们一定把海拔最高的机场建设好

稻城县地处青藏高原东南边缘、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境内,旅游资源极为丰富,大雪山连绵、古冰帽遗址美不胜收。

可是,由于稻城位于横断山脉北段,山高路险,交通极为不便,严重制约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为此,有关部门决定在海拔4411米的海子山古冰帽遗址附近,选址修建稻城亚丁机场,以推动当地经济发展。

4411米,超过了原世界最高的、海拔4334米的西藏邦达机场。在高海拔修建机场,困难重重。机场建设方在第一时间把目光投向了被誉为“高原铁军”的空军第九工程总队。

空军第九工程总队参建了包括西藏邦达机场在内的我国所有高海拔机场,善打硬仗,高原施工经验丰富。总队长曹定国慨然允诺:“参加世界最高机场的建设,助力藏区经济发展,作为人民子弟兵我们责无旁贷。我们一定要把海拔最高的机场建设好!”

曹定国指定工程师曾永坤带队远征稻城:“你带队参加过康定机场施工,那也是当年世界海拔第二高的机场。这次单独领兵上稻城,一定要把困难想多想透,为我们‘高原铁军’再添辉煌。”

能够带队参加世界海拔最高机场建设,曾永坤十分激动。不料,出发前夜,他胆结石症复发,疼痛难忍,妻子连夜送他到医院输液,输到半夜不见好转,他请求医生加大剂量,以保证明天按时出发,可是,剂量加大了,仍不见效。医生检查后说,必须住院动手术。他不得已接受了腹腔镜手术,伤口还没拆线就赶到了工地上。

九总队长年转战高海拔机场,干部老兵不带伤、不带病反而罕见。曹总队长很长一段时期走路一瘸一拐,后来才发现是髋关节坏死,不得不做全髋关节手术,刀口长达15厘米。这么大的手术,曹定国住院不到10天,就拄着拐杖回到部队,不顾病痛又上了工地。

2010年11月,九总队人员装备到位,打响了一场异常艰苦的攻坚战。

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他们像钉子一样铆在风雪高原

九总队首先承担的是机场地基处理和土石方试验段工程。

试验段,顾名思义,就是要为整个机场工程提供试验数据,为大规模施工提供依据。因此,试验段选择的都是整个工程最困难、最有代表性的地段。

机场紧临古冰帽遗址,试验段所在地是一条古河道,河道上面是一层深约3米的沼泽淤泥地质层,下面是30多米的砂层,面积达31万平方米。他们的任务,就是要彻底清理淤泥,换填碎石,为跑道打好基础。

时值严冬,白天气温在零下十四五摄氏度,积水结了厚厚的冰。为了保证装备安全,官兵们砸开冰层,跳进沼泽地,引导推土机、装载机推着石料在淤泥中前行。官兵们满身泥浆,很快结成了冰,像穿了一身透明的铠甲,一动咔嚓响。就这样,在100天的时间里,他们换填了30多万立方米淤泥,打下了3万多个碎石桩,整体长度达到3600米。

机场项目技术员柴卓告诉笔者:“通俗地讲,碎石桩就像一根根铆钉,铆在山体上,确保了跑道基础的稳固。”

像钉子一样铆在风雪高原的,还有九总队的官兵。入夜,板房内寒气逼人。官兵们睡觉都得戴着棉帽,压上大衣;早上起来,哈出的气在被子上结了冰。炊事员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砸冰化水煮饭。吃饭的时候,饭汤洒到桌子上,很快冻成冰坨。收拾餐桌时,炊事员必须先用铲子铲掉冰坨,再用抹布擦净。

更加难以克服的是严重缺氧。工地上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官兵们跑上几步,然后就不得不停下,双手撑腿,喘几口气。高原学家认定,海拔4500米空气含氧量只有海平面的一半。人坐着不动,都相当于在平原地区负重20公斤跑步。因此,高原地区一天工作时间只有6个小时。然而,从事强体力劳动的九总队官兵,却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

技术员柴卓则碰到了另一种考验。春节回家,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个女朋友,两人很投缘,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回到工地后,施工进入最紧张的阶段。作为技术员,柴卓自然忙得不可开交。女朋友不干了:“别人度假的度假,旅游的旅游,你呢?离得这么远,话都说不上几句。咱们还是好说好散吧。”领导知情后,要安排他回去一趟,柴卓摇摇头说:“工程这么紧,我又是技术员,怎么能离开工地!她这样不理解我,分手就分手吧。”

正是有柴卓这样的官兵忘我拼搏,试验段顺利完工,九总队受到工地指挥部通报表彰。

“高原铁军”的“铁”在哪里?就是敢于硬碰硬

稻城亚丁机场候机楼的设计别出心裁,采用的是半地下式建筑,顶部有一个盘状飞碟。

当人们乘坐飞机来到这里,面对经历数亿年的古冰帽遗址,发出阵阵感慨时,绝不会想到,当初九总队官兵面对这片古冰帽遗址的那份沉重——

举目望去,工地布满漂石,小则数十吨,大则上千吨。这还仅仅是表面,挖开地表层之后,还有大面积花岗岩……这些稻城亚丁机场工程最大的“拦路虎”,必须全部清除。

成都空军勘探设计所总工程师谢春庆曾参加机场地质勘探。他告诉笔者:海子山地层为细粒花岗岩。这种花岗岩密度高,是硬度最高的一种花岗岩。稻城亚丁机场的石方量之大,可列为国内机场建设之最。

官兵们很快尝到了高硬度花岗岩的厉害。推土机、铲运机开上去,坚硬的刀片、钢齿不到一个星期就磨钝了。

九总队组织专业爆破队,选用国际一流厂家生产的空压机、潜孔钻对花岗岩发起强攻。

然而,这些精良昂贵的专业设备都是为海拔3500米以下的施工地区设计生产的,来到高寒缺氧的稻城亚丁机场工地,只能发挥60-70%的功效。在内地能打七八千米的钻杆,在这里最多打三四千米就断了;一个黑金刚钻头,在内地能用一个月,在这里只能用一两天!

很快,工地重新制订了新的作息时间表,一天三班倒。在零下20摄氏度的严寒天气中,官兵们操纵着20多台潜孔钻、10多台破碎机、30多台挖掘机一起上阵,24小时昼夜不停施工。

在2011年这个难忘的冬季,工地上爆破声此起彼伏,昼夜不息。官兵们用顽强的意志、坚韧的毅力完成了道槽区土石方填筑,在大面积岩层上啃出了长达4200米跑道的雏形,搬掉了稻城亚丁机场工程最大的一只“拦路虎”。事后统计,官兵们总共打了15万个炮眼,其长度累计达到100万米。

跑道中间曾经屹立着一块巨大的漂石,上千吨重,威风凛凛。官兵们本想把它推到一旁作为镇山之石。可是,推土机开过去,在它旁边就像个玩具;官兵们把一侧挖空,想让它滚动,它却纹丝不动。没办法,只好打眼爆破。爆破成功后,教导员徐波调了一台铲运机,把其中一块石头运回营区,摆在旗杆下,石头上镌刻了四个大字:高原铁军。

总队长曹定国说:我们“高原铁军”的“铁”在哪里?就是敢于硬碰硬!官兵们用自己的行动展示了“高原铁军”的顽强作风。

昔日蛮荒之地,变成了一座现代化的航空港

今年3月,笔者来到稻城亚丁机场工地,迎接我们的是一场大雪。环顾茫茫雪野,营地上空的五星红旗格外鲜艳。

此时,土石方工程收尾,混凝土道面工程开工。这是决定稻城亚丁机场今年能否顺利试航、明年5月能否顺利通航的关键。

业内人士都知道,确保混凝土施工顺利的前提在于原材料供应。稻城亚丁机场工地四周数十公里没有人烟,砂石料无法保障,如果到邻县买,一方砂石就要三四百元,远远超出预算。水泥的情况更不容乐观,由于318国道改造,道路状况极差,跑一趟水泥产地得四五天……

对此,带队工程师曾永坤未雨绸缪,发动官兵,自力更生,建起两个砂石料场,不仅满足了自身需求,还保证了航站区的建设需要,降低了整个工程的造价。

高原混凝土施工的最大难点在于施工质量。今年夏天稻城工地天气反常,本来是官兵大展身手的施工黄金季节,却成了一个变幻莫测的雨季。混凝土施工最怕的是雨水,刚做好的道面,雨水一淋就打坏了,轻则修补,重则返工。

官兵们只得跟老天爷打游击。他们摸索出规律,海子山经常是下午变天。为此,他们抓紧时间上午突击施工,下午派出观察哨,重点防范雨水冰雹。天气一变,全体动员,扛着防雨棚、土工布和塑料薄膜保护道面。

尽管如此,还是防不胜防。一次,有230平方米的道面被雨淋了一下,现场施工人员主张简单处理,曾永坤不同意:“百年大计,质量第一。我们绝不能拿国家财产和旅客生命当儿戏!”

正在现场的总队政委陈勇表态:立即返工!那天,陈政委和曾永坤带领官兵一直忙到深夜两点。

听说九总队官兵的事迹,甘孜藏族自治州州长益西达瓦,亲自带着全州建设系统的领导,来到稻城亚丁机场工地召开现场会,请九总队官兵介绍经验。

这些时间节点,将永远印在九总队官兵的心间——7月20日,稻城亚丁机场跑道浇筑了最后一仓混凝土;8月20日,停机坪等场道工程全部完工……

登山远眺,银白色的跑道像一条哈达飘落在海子山,曾永坤和战友们忍不住热泪盈眶。

让我们回到本文开头这一历史时刻。

走下第一次降落在稻城亚丁机场的空客319飞机,总队长曹定国十分感慨:昔日蛮荒之地,已经变成一座现代化的航空港。伸向天边的跑道,不知浸透了官兵们多少汗水和心血。

曹定国告诉笔者:他们能够征服又一个世界之最固然值得欣慰,但更令人高兴的是,年轻科研人员队伍在快速成长,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能力在迅速提高。在党的十八大精神指引下,他们一定能够征服更多的世界之最!(向晓军 谢黎辉 郑赤鹰)

www.huizhouseo.cn
责任编辑:陈海峰
相关新闻

娄底新闻网平台使用情况意见反馈 热线电话:0535-6690002 责任编辑:陈海峰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http://www.hnzjs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娄底新闻网

娄底新闻网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