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运动普及应夯实基础 顶级目标仍需特事特办

2019-06-06 15:44:28 来源:中国新闻网
记者:王牧青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世界冠军、奥运冠军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培养出来的,这是一个世界级目标。如果高等教育要承担这个任务,必须要按照国家重点学科建设模式去做。

高等院校资源很多,选几所作为重点基地,硬件设施配置到高精尖的水准,用5至8年时间,结合学、训、赛资源,集中人、财、物克难攻坚,完全可以办得到。

都说大学像一个泡菜坛子,如果没有在里面“腌”过,是泡不出味道来的。这种方式,可以使教育真正参与进来,必须让运动员“入坛子”。

完成这种任务不可能全国铺开去做,还是要以特事特办的方式配置教育资源。

孙麒麟:

体教结合是要为国家造就一批高素质、有专业、有文化的世界级选手。

中国很多世界级选手从七八岁开始训练,一生为体育事业奉献,等到拿成绩,青春年华几乎全部放在运动上。

竞技体育有违背不了的规律,需要一些特殊的资源、权利和方式。何振梁曾认为,成就一个世界冠军,年训练量要达到1500个小时。成就一个世界冠军、奥运冠军,需要量的积累和磨练,要付出超乎常人的代价。上海中学为什么能拿中学生乒乓球世界冠军?帖亚娜为什么能在华东理工成功?都是因为享受了特殊的资源的优势。

运动员在体育上像被“榨干”了一样,他们理应获得营养补充。所以我在交大坚持落实有关文件,让这些做出突出贡献的优秀运动员享受一种权利,在退役后通过个性化的培养,提高文化和修养,成为社会承认的完善的人。

交大每年招收4000名学生,其中有40个特招名额留给优秀运动员。姚明、刘国梁、丁俊晖破格进来,这并不影响教育公平。因为全世界只有一个姚明,一个刘国梁,如果我招一百个,可能有违教育公平,但他们属于特例,应该是允许存在的。

对这些特殊人才,我们制定个性化的培养方案,单独编班、单独授课,课程也量身定制,用刘国梁的话说就是“眼珠子对眼珠子”。姚明来交大,他不看重文凭,就是想真正充实自己。他告诉我想做的三件事——第一,做篮球。是篮球造就了他,只要中国篮球需要,就要去做。第二,成立姚明基金会,募集到基金就可以成就很多事业。第三,他脚受伤的时候,包括刘翔,都在美国最好的医院动手术。希望以后跟交大医学院合作,办一家医院,让中国运动员享受最好的医疗条件。围绕这三件事,他提出需要学习新闻、管理、经济、法律、外交事务、语言表达等很多方面的知识。所以交大就有针对性地为他做出专业设计,制定个性化的培养计划。

当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文凭也不能白送。丁俊晖原来觉得,只要拿世界冠军什么都有,读书没什么用,当时交大没录取他。后来他拿到世界大赛冠军,思想发生180度转变,领悟到即使成为世界冠军,没文化还是不行,后来才进入交大学习。一些不能按时毕业的,可以适当延长学制,刘国梁的本科念了6年,刘国正长期缺课,该开除就开除。

全面普及方能夯实基础

王跃:

我认为要分开看。体教结合的目的,第一种是完成竞技体育的任务,第二种是改善整个体育教育的问题。如果只是要完成竞技体育任务,只要回答姚明一个人的问题,根本不算是问题。问题在于,要解决培养世界冠军的过程中,运动员普遍的文化教育问题。

所以,还是应该坚持两条路都要走。如果教育也要承担奥运争光计划、全运计划,就特殊工作特殊做法,各种资源单独配置,克难攻坚。同时,也要启动校园体育联盟的建设,参照美国的体系,建立一套庞大的学生运动和竞赛体系。不能从小就走专业化道路,还是要注重竞技人才的全面培养。

如果只是在个别高校布点,只允许部分学校开设特殊通道,为了一两支高水平队伍和几位高水平运动员,就把整个大学的联赛的机制都破坏掉,影响会很大。体教结合不能孤立起来看。上海现在启动健康工程、阳光联赛,项目布点也全面推进到小学、中学,系统建立起来,基础打好,自然而然整体水平就提高了,苗子就冒出来了,教育部门就不用再在比赛开始前去借运动员了。

崔树林:

上海建立小、初、高一条龙模式,的确是我国竞技体育发展后备人才培养的发展方向。扎扎实实做下去,自然而然就培养出来,而不是专门针对金牌去“制造”。这当然需要一定时间,以前我们总是太利益化,一提到办体育就是高水平运动队,一提到高水平运动队就是拿金牌,忽视全面普及的层面。

正是考虑到普及和提高是两个不可分割的侧面,我们在办冰壶队时,一边追求成绩,同时也开设冰壶课,组建冰壶社团,作为一种校园文化来推广。这样一来,普及和提高两头都抓,一条龙建设也在按部就班进行。

本报记者 谷苗

www.ctjyw.com.cn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