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T2I8uEhf'><strong id='T2I8uEhf'></strong><small id='T2I8uEhf'></small><button id='T2I8uEhf'></button><li id='T2I8uEhf'><noscript id='T2I8uEhf'><big id='T2I8uEhf'></big><dt id='T2I8uEhf'></dt></noscript></li></tr><ol id='T2I8uEhf'><option id='T2I8uEhf'><table id='T2I8uEhf'><blockquote id='T2I8uEhf'><tbody id='T2I8uEhf'></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2I8uEhf'></u><kbd id='T2I8uEhf'><kbd id='T2I8uEhf'></kbd></kbd>

    <code id='T2I8uEhf'><strong id='T2I8uEhf'></strong></code>

    <fieldset id='T2I8uEhf'></fieldset>
          <span id='T2I8uEhf'></span>

              <ins id='T2I8uEhf'></ins>
              <acronym id='T2I8uEhf'><em id='T2I8uEhf'></em><td id='T2I8uEhf'><div id='T2I8uEhf'></div></td></acronym><address id='T2I8uEhf'><big id='T2I8uEhf'><big id='T2I8uEhf'></big><legend id='T2I8uEhf'></legend></big></address>

              <i id='T2I8uEhf'><div id='T2I8uEhf'><ins id='T2I8uEhf'></ins></div></i>
              <i id='T2I8uEhf'></i>
            1. <dl id='T2I8uEhf'></dl>
              1. <blockquote id='T2I8uEhf'><q id='T2I8uEhf'><noscript id='T2I8uEhf'></noscript><dt id='T2I8uEhf'></dt></q></blockquote><noframes id='T2I8uEhf'><i id='T2I8uEhf'></i>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 明星
                90岁“中国疼痛学之父”壮心不已 欲建“世界免痛天堂”
                来源: 惠南镇军事网 通讯员 刘苏蒙 记者 王湛

                中新社昆明12月3日电 题:90岁“中国疼痛学之父”壮心不已 欲建“世界免痛天堂”

                作者 缪超

                “虽然今年我退休了,但我愿意再干5年,去世前,帮助昆明建立一个疼痛中心,让昆明成为‘世界免痛天堂’。”韩济生近日在云南举办的昆明大健康国际论坛上如是说。

                1928年出生的韩济生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是中国疼痛医学开创者,被称为“中国疼痛学之父”。2018年,90岁高龄的韩济生退休了,但老人家依旧“壮心不已”。

                资料图:中国科学院院士韩济生。董子畅 摄资料图:中国科学院院士韩济生。董子畅 摄

                “1965年,我开始研究针刺麻醉为什么能麻醉,道理是什么?”韩济生说,针灸是中国传统医学之一,在中国已经应用了数千年,针刺麻醉通过用手捻针或电针刺激某一穴位或某些穴位,达到镇痛目的,使手术在不用麻醉药物的情况下进行。

                在北京,韩济生曾看见医生对一位女工进行肺叶切除术,在针刺麻醉作用下,女工人在手术中没有表现出疼痛迹象。通过潜心研究,他发现针刺身体一些穴位后,会促使大脑分泌作用类似吗啡的肽类物质,如脑啡肽、内啡肽、强啡肽等。

                “给刺在穴位上的针施加不同频率的电流刺激,会令大脑产生不同的化学物质,我们发现了大脑工作的‘密码’。”韩济生说。

                1978年改革开放后,他急切地盼望让世界了解中国针灸与针刺麻醉。“1979年中美建交之前,我已在美国做了学术报告。”此后30年间,他应邀到27个国家和地区做学术报告,将中国针灸推荐向世界。

                “我们选择了开放的道路,因为研究需要博取众家之所长。”韩济生说,走出国门后,他的研究获得来自法国的资助,“我们用这笔经费训练疼痛医生,举办了13届学习班”。从此,中国疼痛医学从研究走向了临床,服务于民。

                今年,90岁高龄的韩济生终于退休了,在为中国疼痛学忙碌半个世纪后,他仍不愿意“休息”。近日,韩济生不远万里来到云南参加昆明大健康国际论坛。昆明要依托其独特的气候优势、生态优势和生物多样性资源优势,发展以生物医药、医疗健康服务、康体养生等为重点的大健康产业,成为中国健康城。

                精神矍铄的韩济生在论坛上表示,在获悉治疗疼痛、消除疼痛是昆明打造中国健康城的一部分后,他决定帮助昆明建立一个疼痛中心,让昆明成为“世界免痛天堂”。(完)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惠南镇军事网"或电头为"惠南镇军事网"的稿件,均为惠南镇军事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惠南镇军事网",并保留"惠南镇军事网"的电头。

                品牌栏目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惠南镇军事网版权所有